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 靳志与宋问梅的深情厚谊
靳志与宋问梅的深情厚谊

  靳志和宋问梅两位老人都是开封市地方志中记载的对开封文化事业有过重要贡献的文化先贤。60多年前,已经享誉开封书坛的文化大师靳志老先生和著名书画鉴赏大家宋问梅老先生的事迹已经为广大读者所知晓。作为宋问梅老先生的嫡孙并且和靳老有姻亲关系的晚辈,把两位文化先贤交往中更多感人的、有意义、有趣味的故事借报纸与读者分享当属责无旁贷,或许还能够为地方史志增加一些花絮。

  前些时笔者在《汴梁晚报》一个版面的文章中提到,经历“文革”浩劫,祖父宋问梅和家父宋戒鲁收藏的大量成套、成轴、成箱的古代书画珍品已经荡然无存,那令人痛心疾首的黑暗一页已经成为历史。稍感庆幸的是家父宋戒鲁还保存一些先祖的日记、手稿、书画残片等物。近日,我认真整理了现存的文史资料并仔细翻阅,真的发现了极有价值的原件真迹,我惊喜地发现我爷爷60 多年前的日记手稿。近日我又仔细阅读爷爷的日记,那用工整小楷记录的许多当时的文化名人中,靳老和我爷爷的交往最为密切。从靳老和我爷爷交往的具体事情中可以读出两位老人令人动容的深情厚谊。现将我爷爷日记中的有关内容摘录于此,与读者共同品味、分享:

  一九五四年元月二日 癸巳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靳仲云来留吃包子面条买兔肉猪肝卤肴喝二锅头酒

  一九五四年元月十二日 癸巳年十二月初八日 午饭后到靳仲云处将李子培托写扇面三页交仲云写

  一九五四年二月四日 甲午年正月初二(立春)上午约仲云来吃年菜喝二锅头酒绍年兰芬陪酌(张绍年系靳老的内侄、笔者的舅舅)

  一九五四年三月十六日甲午年二月十二日下午到仲云处将楚蓬山托我转交靳仲云题跋传山字册及何子贞金陵杂述诗册一并交仲云 靳仲云借的庚子山集等书我由靳处带回

  一九五四年三月十七日甲午年三月十三日 靳仲云来将景少卿裱的小绵津公式横幅带来 尤子松来亦参观此幅 靳仲云借先政事略一部

  一九五四年三月二十四日靳仲云派人将楚蓬山的传山及何子贞两字册题就送来

  一九五四年四月十五日甲午年三月十三日早晨到南书店街蔺公式九处将王原祁小画取回转交张耀光 到包耀记买鸡蛋糕一斤预备送靳仲云家眷 下午四点到靳仲云处拜见家眷及其子名子真并送鸡蛋糕

  一九五四年五月九日甲午年四月初七日午后靳仲云来 久坐畅谈研究宋拓淳化阁帖并将我的影本拿走两本与他本对征

  一九五四年五月十六日甲午年四月十四日午后靳仲云来托靳题跋淳化阁帖跋妥送来 正谈话间阎超万来与靳相遇 畅论阁帖前后拓本 又同仲云超万到舒慎五处遇王赞愚谈至下午六点始走

  一九五四年七月一日 甲午年六月初二 上午九点余到靳仲云处送周小范扇面三页并宣纸单条两幅又郭子良对联请落款旧扇面一页均请靳仲云双写

  一九五四年八月十六日甲午年七月十八日 早七点半到博物馆与靳仲云陈玉璋鉴定字画至十一点半 靳仲云约我与陈一同到美新饭庄

  一九五四年八月二十九日 甲午年八月初二日 靳仲云来留吃晚饭将张八爷托写扇面交仲云带走

  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三十日 甲午年十二月初六日 午后张八爷来送扇面 为我七十岁张送扇面一页 李雅轩画梅竹石靳仲云题句 靳又写绵津山人小传极佳

  一九五五年一月二十九日 乙未年正月初六日 午间到又一新阎仲彝请吃饭广肚 活鱼 竹叶青美酒 在座者靳仲云熊伯履李雅轩陈寿石郝右辅及仲彝家眷 饭后与仲云雅轩寿石右辅同游相国寺

  一九五五年二月二十日 乙未年正月二十八日武慕姚来带有两小女并录写自作七绝四首 靳仲云来 适有舒慎五在座 大谈在郑州开会情形 舒借去淳化阁帖十本一观

  一九五五年二月二十五日乙未年二月初四日 早九点到靳仲云处他为友人写屏幅上款写错误托我转交景少卿挖补后再写

  一九五五年六月二十二日乙未年五月初三日到靳仲云处拜寿为今天他生日靳约我晚七点吃饭

  一九五五年六月二十五日 乙未年五月初六日 早晨张乐天有自画山水册页四开请看 午后商丘陆润吾从郑州来将宣德墨竹带回 博物馆沈先生来持靳仲云手函为博物馆开会辨别清代官制及其章服邀请文史馆协助 靳举荐我前去协助 沈先生觅车与我一同到博物馆

  因篇幅所限不便更多摘录。从以上摘录可知我爷爷和文化界名人的交往都与书画收藏、历史文化、社会时政有关,真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而这些老人们畅聊的内容更是谈诗论书画、品鉴文物、关注时政,绝非茶余饭后的家长里短,可谓品位高雅,真乃“高山流水有知音,阳春白雪遇和者”是也。正因为他们志趣相投、所见略同,才能够成为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60多年前,靳老已经是蜚声书坛的大家,想得到靳老墨宝的文人甚多,但是他们和靳老的交情还鞭长莫及,够不上直接索字,他们知道我爷爷是靳老最好的朋友,又知道我爷爷为人忠厚诚恳,最不会拒绝别人,于是托我爷爷转交靳老题字。从以上摘录的少部分日记即可知道不少人通过我爷爷转托靳老题字,实现了他们美好的愿望。

  从以上摘录我爷爷的日记中可知,别人有求于靳老的事情,往往通过我爷爷出面;而别人想请我爷爷帮助的事情,则由靳老介绍。靳老和我爷爷的亲密关系以及他们之间的相互信赖程度可见一斑,靳老和我爷爷非同一般的深厚情谊令人感动。

  更令人感慨的是,靳老对我爷爷七十、八十大寿早早记挂于心,用心良苦,饱蘸情感,抒写胸臆,留下了传世墨宝。

  1954年,我爷爷七十大寿,靳老精心准备,用心良苦,寒冬腊月呵冻挥毫,在李雅轩预先画好的折扇两面分别题写《绵津山人小传》和七律诗一首。

  七律诗曰:“半段青青艮岳遗,竹清梅瘦便能奇。岁寒相守成三友,风雪壶天小也宜。”在折扇另一面用他那最擅长的章草题写了300多字的《绵津山人小传》。之后又写道:“甲午冬至后瑞雪拥门呵冻为问梅姻兄七秩大庆 祝 亦颂祖德清芬之意云而 靳志。”靳老和我爷爷的深情厚谊可谓跃然纸上。

  1963年靳老提前为我爷爷写好八十大寿贺联。孰料我爷爷当年一病不起,驾鹤西去,靳老题写的贺联作为挽联由人送到宋家我爷爷灵堂处。这副挽联可谓情透纸背、感人至深,靳老对我爷爷的深厚情感和至高评价溢于言表。此挽联曰:“证古今,别真赝,寝馈于斯,歌笑于斯,硕果天留大无畏;金石录,书画船,精神所寄,性命所托,梁园人识小绵津。”靳老悲痛之余又撰一联:“三百年甲第清门,翦叶移根,犹说回头是岸;一千轴书橱画帧,蠹损羽化,可堪过眼烟消。”并有跋语云:“问梅因兄久困床褥,劳我梦思,枕上得联,祝今冬八秩正庆,冀能博一粲,然病起也,不料成识竟作挽幛。腰脚失健,不克躬奠,再写此联,不禁老泪承睫,姻愚弟靳志泣挽。”靳老和我爷爷的至深交谊和悲痛心情皆流诸笔端,真是语意凄切、令人断肠,我爷爷梅翁有如此灵犀相通、志同道合之挚友,其在极乐世界若有知定含笑九泉矣。

  明年将是靳老诞辰140周年的纪念年份,热爱开封文化的装裱大家吴天放先生和开封史志的人物研究专家韦绪智先生,带着对弘扬开封历史文化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正在努力工作,抓紧时间收集、整理、撰写有关靳老的各种文史资料。当这部令开封书画界期待的书籍出版的时候,如果书中又增加了一篇世人尚未知晓的、为最好的老朋友祝寿的诗作,我想就是对这位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开封市文化名贤更好的告慰。

责任编辑:bian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