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 走过的都是路-闯北角
走过的都是路-闯北角

  当再一次踏上北欧的土地,方才在飞机上还压抑着的心顿时多了几分雀跃,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可以把压在心底的单相思好好释放,那是对北欧风情的向往,不止是对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文化的好奇,更是未竟的愿望,还有太多神秘面纱等待我来揭开。那不是巴黎和法兰克福式的圆滑和老道,哥本哈根、奥斯陆、斯德哥尔摩这些北欧大城市,更多自带老欧洲的属性,童话世界般的哥本哈根,未来派般的奥斯陆,维京聚居地的斯德哥尔摩,我明白这些浅白的总结并不能一窥北欧文化。

  

  时间一长,也就盘算着一条另类的自驾游路线──我这次打算从芬兰自驾出发,穿越芬挪边界,取道E69公路,最后到达欧洲大陆的最北端:北角(Nordkapp)。

  

  8月刊,我为《汽车杂志》的读者们奉上了一篇轮胎对比测试报导,而在这项测试工作完成后,我便接着踏上了闯北角的旅程。北角并不是国内热门的旅游地点,传统的极地线路更多是以观赏极光、探访圣诞老人故乡为主,可这些几乎都是冬季的项目,在北极圈处于极昼的夏季,自然没有了观赏极光的机会。可北角并不一样,当然了,亚欧大陆深入北冰洋的土地,最靠近北极点的土地位于俄罗斯境内,可那里是常年冻土环境,人迹罕至,而北角则是亚欧大陆常年有人类踪迹的最北端。

  圣诞老人故乡

  在飞往芬兰最北机场伊瓦洛途中,涡桨推动的ATR-72一直在云层下飞行,才发现夏季的芬兰只有两种颜色,一是天空的蓝,一是地面的绿,树林与无数的湖面互相交错,无论是偶尔泛起涟漪的湖面,还是在光线与云层阴影下的树林,都展现出了旺盛的生命力。芬兰的绿,孕育了这片广袤的土地,71%的土地被森林所覆盖,自然的,木材和造纸是芬兰的主要工业,而冬季的严寒、伐木业对工程用车的旺盛需求造就了全球最大的冬季胎及工程车胎生产商──芬兰诺记轮胎。

  

  从小飞机的自带舷梯下机后,我们的旅途正式从伊瓦洛开始。伊瓦洛是传说中圣诞老人的故乡,只不过更多情况是他老人家的故乡被认为是在更靠近南方的罗瓦涅米。冬季的伊瓦洛,可是芬兰最著名的滑雪场地,来自英国、西班牙的滑雪包机会纷纷地往这里赶,全球最大的冬季轮胎测试场,也就是本期对比测试单元冬季轮胎测试执行的地方也坐落在伊瓦洛,那是诺记研发、测试冬季轮胎的理想之地,Inari湖面长达半年的冰冻期,能为研发高性能冬季轮胎提供非常理想的空间,甚至被称为“白色地狱“。而在夏天,来这里的人并不多,同行的诺记轮胎檀总帮我们争取到了超大的福利,入住一间别致、典雅的度假别墅,别墅是全木结构,分上下两层,带独立蒸汽浴间,位处在小山腰上, 放眼望去全是翠绿的一片,空气中还夹杂着一股泥土跟树叶糅合的芳草味。

  

  我和同事李栋入住后,躺在躺椅上长时间讨论着在这里献出芬兰浴的第一次,那是很奇妙的一种体验,刚进浴室时,热气笼罩了我全身,鼻腔、气管塞满了温热而干燥的空气,几乎窒息得摔门而出,但慢慢地,弥漫的热气仿似从脑壳哪里找到了缝隙,夺门而出,竟顺带把我的疲劳也一并扯走,皮肤的毛孔也逐渐渗出汗珠,继而发育成汗滴,顺着手臂,汗滴汇聚成一道道小流,滴在了干热的木凳上,听到了轻微的滋滋声。

  跨界

  伊瓦洛距离北角尚有超过400km的里程,这一路我们将经E6以及E69公路一直前行,并在Karigasniemi过境,离开芬兰,进入挪威!伊瓦洛是伊纳里的其中一座规模较大村庄,这里居住着北欧地区的原住民──萨米人(sammi),但就在这8000人的群体里,也会说不同的萨米语,有趣的是四种萨米语言互不通用,每一位萨米人几乎只会通晓一种萨米语,这边的芬兰官方文件以及通告需要以五种语言报道,分别是芬兰语以及其余四种萨米语。

  

  欧盟境内的国境往往不设立任何边检设施,从Karigasniemi边上往挪威方向望去,只有一条界河、两块标明属地的标志牌以及界河上供汽车过河的桥,没有任何边防检查,我们就这样脚踏芬兰与挪威领土。

  初入挪威,震撼

  进入挪威后,景色不再是清一色的绿,陆地逐渐地往内收缩,取而代之的,是峡湾。挪威的峡湾是由冰川形成的地形。峡湾形成是由于冰川侵蚀河谷所致──冰川由高山向下滑时,不仅从河谷流入,还将山壁磨蚀成为峡谷。当这些接近海岸的峡谷被大西洋的海水倒灌时,便形成峡湾。

  

  午饭时,我们抵达了拉克尔塞夫,那是面朝波尚恩峡湾(Porsangerfjorden)一个小镇,小镇边上的拉克塞尔夫机场里挪威空军的F16战斗机已经滑行到跑道上,打开了后燃器,准备一飞冲天,开始常规的战斗值班。

  

  那是一幅绝不会被复制的壮丽画卷:两边的青山怀抱着峡湾,海面静谧得只有海水轻轻拍岸,天上层云密布,偶尔云被风撕开了缺口,敏锐的阳光立刻捕捉到这绝佳的机会,把光芒投进海面,泛起片片波光,大自然在此刻,展示它那绝大的胸怀和包容力,沿着临海公路驱车前行,一边是青山连绵,一边是峡湾转折,柳暗花明,草地青葱,加上几只小小的麋鹿、牛群、色彩斑斓的度假小屋,为画卷添了几分生活的气息。

  北角

  在邻近的渔村放下行李后,北角已经离我们仅有不到30km的距离,开车的话半小时就到。车在蜿蜒的山路爬坡,我们与一团团体态各异的云雾也逐渐拉近了距离,它们就这么样在半空中漂浮着,变幻着自己的姿态,那么远,更这么近,仿佛伸手可及,一群群萨米人放养的驯鹿,似乎进入了天国,前方的海岬被浓雾所笼罩,如幻似真,似乎到了域外之地。这一刻,我刹时理解了英国人历史上对北欧的又爱又恨,那不止代表着掠夺的维京海盗,也几乎就是天神居住的地方,而这,就是我对北角的第一印象。

  

  操着各种语言的游客在下车后,就直奔旅程的主角-北角球形纪念塔拍摄合照。北角,实际上是一座海岬,悬崖高307米,1553年英国探险家Richard Chancellor在命名,当时他经过北角去找寻前往亚洲的东北航线。自此之后,北角这里就常有勇敢的冒险家前来攀登面向高原的陡峭悬崖,包括1907年到访的泰国国王拉玛五世。

  

  这时已是晚上的8点,天色依旧弥漫着雾气,太阳被重重的迷雾所阻挡,只能隐约看到其轮廓。古铜色的地球仪披上一层朦胧的日光。雾,看样子没打算散去,它把远处的北冰洋遮挡起来,只为我们留下近处平静的海面,以及引人的遐想,我甚至禁不住去想,传说中的雷神索尔(Thor)是否就隐匿在迷雾中,观察着世人的一举一动呢?

  

  没想到,天气逐渐变得严峻起来,海上刮起了大风向北角扑来,夹杂着腥味的大西洋冰冷刺骨的海风像刀子那样呼呼地割着我的脸和手,不分青红皂白地涌进身体,拍摄了几辑照片后,手已僵硬得抓不稳相机,鼻腔也禁不住冷风的猛灌开始流鼻水了,风夹着雨,打到脸上,我们赶紧躲进了车内,好恢复些许体力。

  来此前,从没想象过北角是以这样的天气来迎接我们,或许这不过是小小的考验,极地的天气本该是这样的严酷和变幻无常,要是午夜太阳是夏季北角的独特景色,那么今天所碰到的状况,也许在北角这地方,更常见。

  躲在车上一会,天气并没有见得有任何好转,倒是风势加大,雨滴打的车顶、玻璃噼里啪啦地响,肃穆的天色,黑压压的乌云,都在暗示着要进一步地变差。

  大家讨论着,决定返程。

  然而,檀总并不担心,他知道诺记轮胎的可靠。

  旅伴:诺记轮胎

  恶劣天气是轮胎的试金石,狂风、暴雨、低温的天气下, 排水、胎壁的坚韧、湿滑路面的抓地力……都将经受非常严酷的考验,但就像我之前进行过的测试,诺记轮胎总是能以最短距离完成从运动到停止的动作,拥有非常明显的优势,我们的车逃离了暴风雨从后面发起的疯狂追击,一直回到了芬兰。

  

  路,是人走出来的,但更多的情况下,这话也许得修改一下, 路,是车走出来的,而车唯一的依赖,就在那四条总接地面积不足一张A4纸的轮胎上,而在极地诞生的轮胎,几乎为极地而设。也庆幸,依仗着诺记轮胎的优势,我们安全地完成了整个旅程。

  如果你想看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啊车官方微信。

  微信号:aitecar

  啊车君个人微信号:achejun

责任编辑:bianji